沈陽網站建設_網絡推廣_沈陽微信運營
024-22523145
13610827802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啟達傳媒 > 新聞資訊 > 常見問題

創業浮夸,傻錢有傻福?

發表日期:2016.04.13文章編輯:啟達傳媒編輯瀏覽次數:5080 標簽: 新媒體廣告    啟達傳媒    沈陽手機網站制作    網站制作    沈陽網站建設    沈陽網頁設計    

    創業這個詞兒,好像天然帶有一種“高貴”的氣質,創業者的審美性常常比“打工仔”要高出50倍,若再加上一些煽情而魅惑的現身說法,那就更是騷得不行了,比爾-蓋茨中途輟學,創辦微軟,而后成為世界首富的故事,永遠都是創業圈的《圣經》,后來這些經文中又加入了扎克伯格不好好學習的狀態,他總是泡論壇、聊天、寫代碼,從而創立了Facebook,現在,這位猶太小伙子身價上百億,跑步需要帶四五個保鏢,除了那個不太漂亮的媳婦兒之外,扎克伯格幾乎就是創業年輕人頂禮膜拜的上帝,若是再算上馬云、李開復等大佬的傳奇,創業圈簡直就是一個“傳說”殿堂,比任何電視劇都要精彩紛呈。

    2015年,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了“大眾創新、萬眾創業”的發展理念,旨在讓人們在創造財富的過程中,更好地實現精神追求和自身價值,理論上,這是一種改革紅利的釋放。于是,在政策的照耀下,創業孵化器迅速走紅,給年輕人們快速勾勒出一幅幅美麗的藍圖,洶涌而至的還有各路資本家,他們或是制造業的雇主,或者是煤老板,又或者是其他傳統行業的標準土豪,他們手里的資本帶著一股霸氣,同時,也透著一股“傻氣”,但毫無疑問,這些資本給創業孵化器不斷修飾加料,終于,它們在2015年的某個時間點金身修為,猶如一條巨大的彩虹,照亮了創業者苦澀的人生。

    可彩虹畢竟是彩虹,有時候只是驚鴻一瞥罷了,光輝遠遠比不上冬日里的太陽,事實上,2016年伊始,這些創業孵化器就開始遇到了麻煩,依次倒閉,套用《灌籃高手》的經典臺詞就是:外面明明是春天,但創業咖啡館里卻冷得要命。

萬眾炮灰,傻錢未必有傻福

    筆者認為,總理報告中的理念意在刺激中國人才的創新思維,并不是想要一萬個人過來創業,尤其不希望那些新兵蛋子們跑出來創業,但顯然,目前中國的創業市場有些跑偏,如前文所述,創業孵化器在2015年猶如一條巨大的彩虹照耀著創業者的人生,最夸張的情況則是“孵化器太多,創業者不夠用”的現象,大概是因創業太辛苦,聰明人都不喜歡自己創業,而是善于成為創業導師,指點迷津。同創業孵化器崛起相呼應的則是資本的密集涌入,它們大都來自制造業、來自其他傳統行業,主人多半是因制造業的不景氣,而轉向投資領域,他們是制造業的老兵,卻沒有足夠的投資知識,但花錢的欲望強烈,綜合這些特點,創業圈給這些投資資本起了一個貼切的名字“傻錢”。

    創業孵化器太多,創業者不夠用;傻錢太多,卻不用擔心,事實上,再多的錢也會被消耗掉。相關數據顯示,2014年天使投資每輪平均金額為422.32萬元,到了2015年這個數字變成了491萬元,同比增長了16.3%,但資本的增長并沒有催生出同比例的優質項目,只是招來了越來越多,越來越精美的PPT,這些創業者通常將項目設置成為“改變世界”的標準,惹得一些投資人現場掏錢,但絕多數項目因經營不善,或者干脆沒有經營,在達到個人利益之后,項目常常以“破產”告終。仔細想來,傻錢投資人最有可能的命運之一就是炮灰,一方面他們缺乏專業的投資知識,只是有錢,只是想花錢,所以,他們能帶來的只是資本,但創業是個非常高端的事兒,除了資本這個最重要的東西之外,仍需要配套的人脈和資源,這幾乎是傻錢投資人無法給予的;另一方面,真正優質的項目不會選擇這類投資人,而那些精美的PPT帶來只不過短時間內的腎上腺素飆升,帶走的卻常常是真金白銀。

    我們常常將“憨厚小伙抱得美人歸”的故事稱之為傻人有傻福,事實上,這樣的說法并不準確,但凡出現這種情況,要么是小伙裝傻,要么是姑娘真傻,至于說,想要賺錢,甚至是發財,無非是出賣智力和體力,傻錢肯定不會有傻福,有的只是美麗的“水漂”。

冷靜創業,善待社會資源

    大眾創新本來是一件挺有社會意義的事兒,但筆者實在不能接受大家都辭職出來創業這件事兒,而創業孵化器火熱的背后,估計沒有幾個創業者是沖著實現自我價值或者改善社會去的,他們大都憧憬創業成功之后的“精英生活”,可創業本來就是一件高風險的事兒,尤其是對于一些社會零經驗的大學生來說,創業失敗簡直是命中注定的事兒,至于說,蓋茨、扎克伯格這樣的反面例子,只是因天才存在的客觀性所致,事實上,蓋茨在上海交通大學演講時就曾告誡過中國學生:不要效仿我的做法,我只是個例…言外之意,就是我是天才,你們不是;而那些因工作不如意而創業的人,成功的概率也不會太高,試想一下,一個連基本工作都干不好的人,怎么可能組建出高效團隊,又怎么可能創業成功呢?

    事實上,創業浮夸現象之所以遭到控訴,正在于它常常心安理得地消耗著社會資源,包括商業用地、政府補貼,還有創業者永遠回不去的青春。

    以深圳為例,這座城市中的VC和PE機構超過了3500家,注冊資本達到3000億,金額的數量和管理資本的總額占據全國的30%,可以說,得益于深圳市騰籠換鳥的政策,創業孵化器遍地開花,儼然把一座硬件城市變成了一座創業之城,但如你所見,這些孵化器的產出并不高,卻占據了大量的社會資源,包括核心地段、政府補貼、還有深圳寶貴的人才庫,與之相對應的則是,曾經為深圳發展做出卓越貢獻的電子制造業卻遭遇到了排斥,他們再也享受不到之前的補貼,連地盤都保不住了,強大如富士康也只能踉蹌地逃往內地,無法外遷的中小型電子制造業也只能看著那些路演、那些精美的廣告牌、那些激情忘我的演講而苦笑,好好的錢就讓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給糟蹋了。另外,政府針對創業的補貼非常可觀,可觀到只要騙局成功一次就能少奮斗幾十年的程度,于是,越來越多的投機者出現在創業領域,他們白手起家,帶著一個筆記本,里面裝著各種精美的PPT, 天馬行空的創意,總有一次會奏效,但這并不經驗之積累,算得上一條不歸路吧,只是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走上這條不歸路,鋌而走險地消耗著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 創業總是極好的,但不屬于職場小白,或者懵懂大學生,更不屬于投機者,筆者建議,創業孵化器應回歸冷靜,建立清醒的篩選制度,不僅能篩選出好的項目,更能篩選出好的創業者,別讓傻錢來這里撞幸福,而是讓有識之士創造價值、創造幸福。

如沒特殊注明,文章均為啟達傳媒原創,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://www.hbwenshang.com/index.php?m=&c=news&a=detail&id=155
蜜柚直播下载网站_蜜柚直播下载网址_蜜柚直播下载安卓版